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表妹回忆
表妹回忆
说起来,还有两个月零二十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七,八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某台湾网站我看到了胡作非的凌辱女友系列文章,从此,我似乎就对这种题材的文章不那么排斥,但是那也仅限于小说而已,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的。

  但是理智之外,每每看到那些有悖伦常的文字,我却莫名地会生发出一股罪恶的快感,阴茎也会情不自禁地勃起,那种毒瘾般的冲动,不亚于我十七岁那年第一次看到女性裸体的震撼。

  那时,我和爸妈住在一幢六层老公寓的顶楼。十年前的上海远不像现在这样高楼林立,站在我家六楼的阳台上俯瞰周围,很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虽然层高带给我的开阔是明显的,但是小区里的楼间距还是很近。一到夏天,几个有着同样「爱好」的同学便常来我家度假。

  度假装备通常是一架高倍望远镜,因为我家对面的三楼住着一个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直到如今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当时我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番茄」,因为经常看到她在家里时,边看书边吃着番茄。

  那时许是酷热加上无聊,时常能从我家阳台上看到「小番茄」只穿着内裤呆在家里。我最喜欢看到的场景就是她躺在床上看书。

  她的床就在房间的窗边,也正对着我家阳台,「小番茄」看书有个很特别的癖好,喜欢把两条腿搁在窗台上,看书看到兴奋时,只穿着三角裤的两条大腿就会不自觉地分开,那时我们就争相抢着望远镜,欣赏「小番茄」双腿之间的诱人风景。

  或许内裤的面料不是很好,又或者是尺寸并不合身,经常能从她内裤嫩嫩的小片阴唇,为了不至于大家抢望远镜打得头破血流,我规定来我家避暑的人必须自带望远镜。而我因为需要收取「台费」,就索性让那几个时常来的无作胚(下流胚)凑钱给我买了一台军用望远镜,可惜那时没有长焦相机的概念,否则那几个无作胚估计要哭爹喊娘了。

  现在已为人母的表妹比我小一岁,那年的暑假,她在我家住了几天。

  我和薇一向走得很近,从小她便喜欢缠着我一起玩,记得小时候,我们还躲在我家床底下模仿电视剧里的男女玩过亲嘴的游戏。

  那时彼此只有七八岁的光景,我和薇抱在一起,对着她说:「我爱你,亲爱的。」这时薇就会把眼睛闭上轻声回应道:「我也爱你。」然后把嘴唇凑过来吸吮着我的舌头……一直不是很敢回忆这些,每次想到这些都会有强烈的罪恶感——我的初吻竟然是和表妹。

  有一天吃完晚饭,在同学家打红白机上的赤色要塞,不知不觉玩到了晚上八点,直到同学的父母面目狰狞地恐吓我们,大家才压着怒气各自回家。

  我回到到家,发现父母竟然不在,突然想起「小番茄」现在不知道在干什么呢,于是匆匆翻出望远镜跑向阳台,突然听到阳台一侧的浴室里有水声。

  我家的构造是双阳台,客厅的南面是阳台门,客厅右侧的房间是浴室加卫生间。而阳台上连接房间的,有一扇通向客厅的阳台门,还有一扇连接浴室的窗户。

  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我便朝浴室的窗户望去,浴室的窗户虚掩着,从四个手指宽的缝隙看进去,是一个女孩子洗澡的裸体。我的心跳踩上了油门,以每小时220公里的加速度冲刺,屏住呼吸仔细一看,正是表妹薇。

  夏天偷窥女生洗澡的一大好处,就是完全不用担心水蒸气影响视线。十六岁的薇已经变成一个粉嫩可爱的少女,人如其名,恰似雨后沾着雨珠的蔷薇。犹如熨烫过的长长睫毛又弯又翘,眼睛如两汪秋水,清澈得令人不敢触及。长长的黑发如瀑布般地直垂到肩膀,水珠顺着紧贴雪白皮肤的发丝流淌到微微隆起的乳房上,在粉红色乳头的周围俏皮地滚动了一下,便和其他水珠连成水流,沿着挺立的乳头戏弄了一下刚发育的阴毛,集结在一起洒落在浴室地板上。

  正在我愣着观赏小薇的裸体时,她忽然一抬头,恰好看到了我,紧接着发出一声惊呼:「啊……」这声惊呼彻底把我打醒了,急匆匆地扔下望远镜,我逃去了自己房间,趴在床上套弄起已经硬挺的阴茎来。虽然不该对表妹产生什么坏念头,但是这时我的阴茎已经涨红了脸像个急着报晓的公鸡般昂首挺胸了。

  我喜欢勃起,勃起使我年幼的心灵充满了快感和力量。想着表妹赤裸的湿润肉体,我开始一边手淫,一边幻想着将我已经坚硬的肉棒插进小薇初发育的阴唇的情景,不知不觉地,头脑陷进一片十七岁的孤独、宁静、幸福的海洋深处。

  啊……啊……噢……啊……我闭上眼睛,手握着灼热坚硬的阴茎,套弄着,呻吟着。

  在我就要到达幸福的彼岸时,我的房门轻轻打开了。

  ————————————————————————————————————「如果你们满脑子都是谈恋爱和这种黄色东西,你们的将来都是一群没用的废弃木头!」班主任在讲台上用黑板擦使劲地击打着桌面,忿忿地说。

  我的同桌竟然在上班主任的数学课时看「藏春阁」被抓了个现行,作为知情不报的我,被扣上包庇犯的帽子,接受代表着伟大的党和人民的光荣教师的教育再教育。

  「这么小就这么下流,你们长大了怎么办?想做强奸犯?」「呯,呯……」班主任的手继续激昂的敲打着无辜的黑板擦。很想以破坏公物的罪名起诉她,但是想想如果真的这么做,到头来倒霉的终归还是我们这些无权无势尝试着成长的刺激中的孩子。

  「如果再有下次,我会让你们在全校同学面前读检讨,再让你们的家长把你们领回去。」班主任激动地说着。她一激动,鼻子左侧那颗绿豆大小的肉瘤便开始随着脸部抽搐而抖动。肉瘤在穿过十七岁的阳光下发光,闪亮,闪亮,闪亮……————————————————————————————————————光亮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带着夏天青草香气的宁静和黑暗。黑暗中,薇推开我的房门走了进来,扭亮了我床边的台灯。

  这时,她已经换上了一条浅粉蓝色的纯棉吊带睡裙。不知道是因为那时表妹已经身材比较高还是睡裙太小的缘故,裙子只能盖过她臀部的一半,而裙子上身的吊带又很长,连着的裙子只刚刚盖住乳头,大半个还在发育中的乳房都露了出来。

  裙子里面只穿了一条绿色边的白色棉质内裤,裙子材质的很薄,被隐约盖住的乳头可以清晰看出轮廓,白色内裤的边沿牢牢地包裹着薇紧翘的臀部,没有包裹住的部分,股肉如被挤压后的桶装果冻般弹出,修长的大腿间还有几根阴毛不听话地挤出内裤,呼吸着夏天夜晚的激情。薇坐到了我的床边,我的床头灯是可调节的,她把灯光调节到半明半暗的程度,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乳房前,右腿平放在我床上,左腿垂在床外,转过绯红的脸对我说:「刚才你在外面看我啊?」「废话……」我心里想,但是嘴里不能这么说。

  「嗯,是呀,我刚回来还以为家里没人,但是听到浴室里有水声所以想看下,结果……」「结果什么?」薇轻轻地问,头垂得更低了。这时,她左边的一侧吊带悄然滑落到手肘的位置,但胸前的遮盖因为乳头的缘故,竟然没有跟着一起滑落。

  「结果正好看到你在洗澡呀……」我的说话声渐弱,忍不住右手摸向了我的阴茎。

  「好看伐啦人家?」

  「嗯……嗯……很好看的。」我看着薇裸露了一大片的微翘乳房和那两粒顽强的乳头,脑部有点缺氧了。

  「还想看伐?想看的话帮我讲呀。」

  这个需要讲的么?如果想着表妹手淫的我是个禽兽的话,这时我不做任何行动那就禽兽不如了。我起身一把将薇抱住压倒在我的身下,用嘴盖住她的唇,右手拉下另一条没有滑落的吊带,接着把手掌按在了表妹柔软的乳房上。

  薇用力地吮吸着我的舌头,我的手开始轻轻的抚摸她的左乳,渐渐用力搓揉挤压。薇的乳房就像乳鸽一般柔软,接着我开始用嘴亲吻她的乳头,用舌尖拨弄着如樱桃般粉红的乳尖,再用嘴吸吮,不时的用牙齿轻磨。另一只手慢慢地移到小薇的阴部上,隔着小内裤搓揉。

  渐渐地,我感觉薇在我的动作下身体开始发烫,并不时发出「嗯……嗯……」的娇喘。

  「虽然是表妹,但是只亲亲摸摸,应该没关系吧。」我自欺欺人地想着,同时拉起她的内裤弄成条状,在阴部中间来回地轻轻拉扯,中指还不时抵住小薇的小穴抚摸。

  不一会表妹的内裤全部被我扯到了边上,整个小穴露了出来。

  我感觉到我的中指上沾满了一股黏黏的液体,那液体还在从薇的蜜穴洞口不停地流出来。

  学着以前看过的A片里男人的样子,我用手指拨开她两片柔嫩的阴唇,将淫水沾满整个手指,涂在阴唇上开始搓揉。

  当搓揉到阴唇上部已经凸起的阴蒂时,表妹一把抱住了我,说:「好舒服呀,哥哥,嗯……啊……嗯……嗯……哥哥……我好喜欢你。」说着把双腿张开,轻咬着下唇,皱起眉头,小脸羞得通红,眼睛更害羞得紧紧闭了起来。

  「我好喜欢你抱着我,摸我那里……」

  「我也好喜欢你可爱的……那里呀!」说完我低下头开始舔薇的阴唇。

  「啊……啊……」薇发出一阵阵的惊呼,整个身子开始一颠一颠地颤抖。

  从表妹粉红色小穴口流出的淫水淡淡地,晶莹剔透,还夹杂着一丝腥气。我不时舔上一口,然后把有点黏黏的淫水拉长成一丝,再用沾着淫水的舌头舔弄着小薇的阴蒂,两手也不闲着,举起她的乳房揉捏着,并不时捏玩着乳头。

  「不行……不行……我不行了……」表妹略带哭腔地喊着。

  「让我睡你身上吧,我想睡你身上,表哥。」薇忽然道。

  「呀……是不是我把你压疼啦?」

  表妹脸色更红了,「不是啦,只是人家想在你身上嘛。」「晓得,晓得了啦。」我翻身躺了下来,薇起身转了个向,小穴对着我的脸,头朝下隔着裤子开始用手抚摸起我那已经可以击出完美全垒打的肉棒。不知道这小妮子是从哪里学来这种姿势的,但是很快我就从她的话里得到了答案。

  「哥哥的肉棒好大呀!哥哥是个坏孩子哦!」

  「那哥哥等下就用坏孩子的传说中的武器来收拾你,哈哈……」我大笑着,很有默契地延续着对白。

  「那我就先一口把你的武器咬掉。」

  说完,薇便将我的阴茎掏出,一口含在了嘴里。

  圣母玛利亚,哈姆雷特,穆先生,孙悟空,姜子牙,白眉大侠……快来拯救我吧!

  我瞬间想到了所有印象中疑似拯救者的名字,全身犹如被一千伏电流击中一样,酥麻得不能自已。

  薇用舌尖轻轻地舔着我的龟头,然后用嘴唇上下套弄起我坚硬的阴茎。虽然动作生涩,只得其形而不得精髓,却也弄得我双腿不时被这种刺激激发得抽搐。

  「薇好坏啊,我要报仇的哦。」说完我分开小薇的双腿,把头埋在她的双腿之间,也用舌头舔起她犹如小珍珠般的阴蒂,再吮吸着小穴里随之大量流出的淫水。

  「啊,啊,哥哥坏死了。太坏了呀……啊……啊……好舒服的……」薇的身体也因为强烈的刺激,而不时地痉挛起来。

  我克制住在薇的舔吸下想要喷涌而出的阴茎,像章鱼一样,把整个嘴唇紧紧地吸附在薇的阴唇上,吸吮舔弄着她那已经涨得鼓鼓的小阴蒂,并强烈地感受着她渐渐抖动发热的阴部每一点细微的变化。

  突然,薇一声尖叫,从她的小穴里喷涌出一股酸酸的液体,由于水量太多,我不得不用嘴含住,淫水整整喷了有一大口。

  泄身后的薇开始疯了似地套弄吸吮我的肉棒,我闭上了眼睛,手握着她两只胀大的乳房,手指捏玩着弹力十足的奶头。我的肉棒已经达到灼热坚硬的极限了,接着身体一挺,整个阴茎感受到强劲的喷射出来的精液的快感。

  于是我知道,那一大群赤身裸体的生命,正在薇夏日星空的大海般的口腔里默默地、幸福地游泳。接着秋后的凉爽慢慢降临,降临在这片游弋于深海的「棒棒号」潜水艇。

  我哆嗦了几下身体,睁开眼睛。薇赤裸的身体已经瘫倒在我的身边,一丝精液从她的嘴角漏了出来。我拉起小薇的身子,把她的头靠在我的胸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抚摸着那黑黑的长发,看着她绯红的脸颊。

  窗外传来几声不和谐的狗叫,知了声已了无踪迹,而在昏黄光线下映照着的一丝不挂的两个赤裸身体也随着知了声,在我的记忆里渐渐远去……

【完】